欢迎来访浩海留学官网
留言咨询

400-1571-365

浩海offer 留学资讯 留学实事 留学干货 讲座视频

浩海留学创始人帅广浩:2018最后一天,寒冬,没有来!

2018年的最后一天,斜阳微冷,办公室静悄悄,唯有我一人。

关了灯,关上门,我兀自点亮了电梯下行的按钮。2019年,将是我和浩海走过的第七个年头。

2018年对很多人来说是极痛苦的,因为2018是自1972年以来赚钱效应最差的一年,93%的大类资产悉数下跌,中国股市抹去了16.8万亿市值,平均每个A股市场上的投资者损失了12万人民币之巨。要知道,这是一个每个家庭平均收入还不到10万人民币的国家。

残酷的资本市场也没有善待教育这个行业。今年在港股上市的7家教育机构平均下跌35%,在美股上市的5家教育机构平均下跌52%,抹去了数以百亿计的财富。留学行业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甚至有的家长因为加了杠杆在股市中,而不愿且无法及时清算以支付咨询费。无数自媒体呼之欲出的一句话是:寒冬,真的来了



我仰头望着黑洞洞的天空,不由长吟一句: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寒冬,在我看来,不过是弱者的托词,失败的借口。优秀的企业,本就应承受经济的周期,甚至应该为下行的周期而欢欣鼓舞,因为这才是大浪淘沙的关口—唯有能利用下行周期凤凰涅槃者,方可配得上基业长青这四个字—而我,生而为打造一个基业长青的企业!

在这个所谓的寒冬,我们取得了超越东阿阿胶的净资产收益率,比肩茅台的净利润率,碾压阿里巴巴的增速。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寒冬,而是一个温暖的春季!




真功夫的售货员递给我刚点的40人民币的香汁排骨饭,我拿着这盘菜,坐到向街的一个位置上,看着人流匆匆来来往往,默念着“基业长青”,陷入回忆。

我想到越,初识她时,她还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念大一。她想要转学,我帮她写了文书,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她顺利完成了本科的学业,又找我们帮她申请研究生,近来已经作为杜克大学Fuqua商学院的第一批录取学生,拿到了心仪的录取通知书。当她兴奋地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清楚的知道,更好的录取,其实在后头。因此,我只是淡淡地一笑,告诉她了一句,“让子弹,飞一会!”我想看到当她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的录取通知时的笑脸

我想到云,初识他是一个寂静的夜,那时我还在杭州丰元国际的一个小房间办公,许多家长后来告诉我,她们进了那个小房间的门,心就凉了大半截—“你们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能帮我的孩子申请到什么学校呢?”所幸的是云和他的母亲并不嫌弃,而是相信了我们的专业素养。三年过去了,云在SAT写作成绩为0,SAT I的成绩只有1300多分的情况下,已经拿到了全美排名前五十的伦斯勒理工的提前批录取。一个同行闻讯,惊呼奇迹,因为他们1450的SAT,5分的SAT写作成绩的学生,去年最好的录取也就是伦斯勒理工!

摇晃着汤勺,我不由欣慰地笑了。我一直告诉每一个浩海的老师,我们做事业绝对不能急,尤其是教育这样的慢周期行业,更要以匠心精神为本,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为坚守,有教无类地因材施教,为人师表,把每一个学生当作手头最重要的工艺品去雕琢。有着这样的企业文化沉淀,又何愁做不好教育呢?



然而,转念一想,我却又皱起眉头。申请季的老师们,是多么的拼搏。她们的付出和奉献,有时甚至让我有些许的心痛。我记得为了赶截止日期的前几天,她们不得不熬夜加班创作文书填写网申。为了能保持充沛的体力和良好的精神状态,她们常在凌晨两点多在朋友圈分享歌曲。有一次两点二十五分,我看到一位老师分享了王菲的“夜会”;不到一分钟,另外两位老师竟然在下面一齐点了赞—她们也和我一样,都还奋斗在第一线!打开这首歌曲,音符与天后的字句在我心田流淌,“十二点即将成为历史,往事若无其事,关系也没关系,我们再来不及重新相识”。那一刻,我才深深了解到为什么一位企业家前辈每次去灵隐寺烧香,都要首先让神灵保佑他在某某县某某街某某工厂的员工们健康平安,家庭幸福,再为自己祈福。那一刻,我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米饭已被我扫荡得差不多,剩余的两颗西兰花早已冷却。微信提示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是王同学在申请群里祝所有老师新年快乐。

我穿上大衣,夜空如水,我踱入她温柔的怀抱。2019年终于要来了。记忆忽然提醒我,昨天刚签约的郑同学1月5号截止的小文书外方老师下午刚递交到共享平台上,而我还没有审核完。或许可以把审核后的文书当作给郑同学的新年礼物吧!

这么想着,我扭过头,大步流星,迈向了办公室那边。

帅广浩

2019年1月1日

在线咨询
400-1571-365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