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浩海留学官网
留言咨询

400-1571-365

“如果我没有资格留在美国,那么谁会有?”也许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糟吧?


11月24号,纽约时报登出了一位叫Frida Yu的中国律师对美国移民政策的吐槽。Yu今年35岁,本科和硕士分别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和牛津大学,毕业后投身职场,后来她利用自己和父母多年的积蓄,她在2016年刚刚从斯坦福大学的商学院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2017年她抽中了美国工作签证,在等待最后决定的过程中,她妈妈重病,她也没回国。但是此后移民局针对她的工作签证申请发来了多次RFE,最终她的工作签证被拒绝,她必须在一个月内离开美国。


感觉到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她也把自己的遭遇写了下来,并投给了《纽约时报》。在文中她怒怼美国当局说道:“如果我没有资格留在美国,那么谁会有?”



这样一件事情在网络上迅速发酵,网友们有对Yu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人替她鸣不平,也有人说她崇洋媚外、哗众取宠。那么我们先抛开这些外界的观点因素,从事件的本身出发,来客观地去看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同时也为许多想要留美的同学们分析一下留美就业到底需要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和选择。


小编也浏览了很多有关这件事的文章,这些文章很大一部分都在强调Yu女士的优秀与特朗普政权的闭关锁国政策。小编觉得道听途说其实来得来不可靠,我们还是从事实出发,先来看看这位Yu女士的背景吧:


(Yu的背景)


(Yu的工作经历)



小编从领英上扒到了Frida Yu的账号,我们可以看到她的确非常优秀。本科中国政法,硕士牛津,再加上斯坦福的MBA,可以说云集名校光环于一身。同时,她的工作经历也很丰富,曾经在香港一家律师事务所当过律师,有百度的实习经历,在斯坦福当过助教,而现在正在美国创业。


那么优秀如她,为什么会被美国拒签呢?小编先给大家罗列一下H-1B中签后被拒的几种情况吧:


因为雇主不满足要求



可能雇主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有能力雇佣和支付H-1B雇员的美国公司。又或者雇主无法证明真的业务需要这么一个专业人士。 一个真实存在的美国公司可以提供诸如纳税识别号(TIN),纳税记录或财务报表之类的资料文件。不充足的材料可能就会导致H-1B申请失败。


因为职位不要求专业知识或技能


一个H-1B签证或有效身份也可能因为提供的工作机会不满足“专业职业”的要求而遭到拒绝。说白了就是语言、文凭、工作技能不过关或是在认证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因为雇佣关系不足


这个拒绝理由就是为了防止某些中介的皮包公司帮助那些想移民而不具备移民资格和工作能力的人进入美国的。


有效应对补充证据通知( a Request for Evidence )


通常而言,美国移民局的官员并不会直接否决一份H-1B 申请而不给予足够充分的事先警告或更正问题的机会。如果雇主已经像美国移民局提交一份H-1B申请,那么移民局极有可能会在拒绝申请之前发出一份补充证据通知(a Request for Evidence),简称补件通知 (RFE)。如果你在美国境外的领事馆申请H-1B签证,你通常会在申请被拒绝之前收到221(g)信件。



Firda Yu就属于上述的第四种情况。我们不排除特朗普刻意去卡外籍人员赴美工作的因素,但是美国作为一个有健全法律制度的国家,是可以就此上诉的。如果你的条件已经符合通过H-1B的标准了,但是也没有其他特殊的被拒因素,大可选择一位经验丰富的移民律师并探讨是可以重新开案,并上诉或者入境豁免的。难道特朗普担心从事法律行业的Yu拿到美国国籍后要抢他的总统宝座?



好了,调戏归调戏。这件事情的发酵的主因还是Frida自身的优秀与被拒原因的差距过大,这种极小概率事件的发生让事件本身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再加上她通过母亲的重病做渲染,也增加了事件本身的争议性。


尽管特朗普的本土化政策持续在移民、签证上施压,但是想要去留学深造的同学们也不必过于担心。无论政策松紧,你想继续留在美国寻求更好机会的先决条件那都是顺利拿到学位,并且学好就业技能并锻炼自己的各方面能力。即使你也遭遇了Frida这样的情况,也不要悲观,重新上诉或者是另辟蹊径,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小编觉得,既然出国留学,那么目标也不仅仅就是留在美国工作这么一个,接触学习到某个领域的尖端研究或者是体会不一样的社会氛围等等都是我们在留学当中的收获。


当然了,一百个观众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下面附上Frida这篇文章的翻译版本,供大家参考吧:

六个月前,我中了彩:在申请外籍技术型员工的H-1B签证时被抽中了。我打电话给兴奋的父母,还跟朋友们一起庆祝。我来自中国东北,拥有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计划留在硅谷,参与创建一个新公司,它应用一种前景光明的新技术,改善对数据的使用。我非常高兴,因为从过去的经验看来,在抽签中被选中是一个保证,申请人至少可以在这个国家居留三年。


但在7月底,我从移民局收到了可怕的进一步补充材料的请求(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我提供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所要求的额外信息。9月,我再次收到请求,于是再次递交了材料。最后,10月11日,在举行庆祝半年之后,我得知自己被拒签了。


我曾在中国和牛津大学获得法学学位,在香港一家顶级国际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三年前来到美国攻读MBA,毕业后加入一个创业公司;如今我被要求在60天内离开这个国家,到今天还剩17天。


过去,一旦在抽签中被抽中,你的H-1B签证申请就将被移民官员接受,这是十拿九稳的。在2016年,这种概率大约是87%;但从4月开始,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当时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宣布,对H-1B计划的高技能申请人增强审查措施,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对这一签证计划提出改革建议。

根据移民统计数据,虽然目前尚不清楚2017年迄今批准的申请占总申请人数的百分之几,但收到的申请比去年增长了44%。这强烈暗示着特朗普上任后,遭拒签的人数增加了。


很多和我一样的国际学生遇到和我类似的情况。有些人从谷歌、苹果和普华永道等公司得到了工作职位,但他们的签证申请遭到拒绝,或者根本没有进入抽签程序。对那些雇主只在美国拥有办事处的人来说,失去抽签资格就意味着失业和回家。他们的技能本来即将为美国经济做出贡献,现在却无法在这里施展。


有些和我一样在今年春天被H-1B抽中的同学还在等待结果。特朗普政府于4月3日宣布,将暂停收取额外费用,保证申请人可以在15日内得到答复的“加急处理”(premium processing)服务。这对于需要快速决定的学生们来说是个问题,他们可能是工作许可在夏天过期了,或者需要做签证状态未明情况下不能做的海外旅行。我妈妈在7月因癌症接受手术治疗,但是我无法回中国陪伴她,因为在返回美国时,我可能会因为没有获得H-1B签证批准而被拒绝入境。


那两个补充证据请求要求我证明我的工作是一个“专业职务”——也就是说,只有具备本科以上学历的人才能做的工作。我的工作涉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我的推荐信来自业界权威人士和资深创投人,还有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但这些都不足以说服政府我的工作需要高级技能。


我放弃了自己的法律工作,动用自己和父母的积蓄来支付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学费,然而从大环境来说,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要比许多被迫离开这个国家的移民好得多:就在本周,美国有数万名海地人获悉他们可能不得不返回海地,因为政府决定剥夺他们在海地抗灾时获得的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失去回国照顾母亲的机会确实令我心碎(她坚持让我留下来等待签证,这是她做梦都希望我得到的),但我并不是在寻求同情。尽管我非常不想离开,但我知道我会好起来。


我更多的是感到沮丧,因为我知道自己也是一种模式的一部分:美国因为反移民情绪而失去了许多有才干的工作者,这不仅对于我和同学们来说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打击,而且也打击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谷歌和特斯拉这样的科技巨头都是由移民创立的。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声称要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的政府会急于摆脱我们。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梦想,而美国失去了我们所带来的价值。


计划回到中国时,我在想:如果我没有资格留在美国,那么谁会有呢?




在线咨询
400-1571-365
公众号
返回顶部